首页 > 女生 > 幻想言情 > 枭王宠妃
枭王宠妃

枭王宠妃

紫菱衣

53.60万 字 总点击 0 推荐票 0

她是天上五彩仙池滚落下来的一颗花种。。  每逢月圆,便成水上朵朵莲花  她亦是尚书府的嫡出小姐。。  众人只道她不受宠,从小被送进药王谷,娘亲生她难产而死,父亲冷落。  却不知,她是父亲掌上珍宝。。  她拥倾城之貌,绝世姿容,武功高强,行霸天下。。  直到有一天,金冠玉带,华丽锦袍的俊美冷酷王爷。。  “爱妃,本王就喜欢你这款的,从了本王吧。。。”  而美人侧目,华丽的狐裘铺开一地,美目萤光颤颤,朱唇皓齿。  从了你,休想!  男人唇角浅带一抹笑。怡然自得的模样。  “本王偏偏就好这口。。”  *  女主强么,强。。。所向披靡,不放任何人眼里。。  只是。。。既生瑜何生亮,这腹黑王爷,就不该有的存在。。。  推文:古代轻松种田:,打造一品盛世田园  *  现代完结精品文:,豪门婚姻之溺宠娇妻  古言精品完结文:,冷情王爷的囚宠妃(强荐)

书友评论
她是天上五彩仙池滚落下来的一颗花种。。  每逢月圆,便成水上朵朵莲花  她亦是尚书府的嫡出小姐。。  众人只道她不受宠,从小被送进药王谷,娘亲生她难产而死,父亲冷落。  却不知,她是父亲掌上珍宝。。  她拥倾城之貌,绝世姿容,武功高强,行霸天下。。  直到有一天,金冠玉带,华丽锦袍的俊美冷酷王爷。。  “爱妃,本王就喜欢你这款的,从了本王吧。。。”  而美人侧目,华丽的狐裘铺开一地,美目萤光颤颤,朱唇皓齿。  从了你,休想!  男人唇角浅带一抹笑。怡然自得的模样。  “本王偏偏就好这口。。”  *  女主强么,强。。。所向披靡,不放任何人眼里。。  只是。。。既生瑜何生亮,这腹黑王爷,就不该有的存在。。。  推文:古代轻松种田:,打造一品盛世田园  *  现代完结精品文:,豪门婚姻之溺宠娇妻  古言精品完结文:,冷情王爷的囚宠妃(强荐)
最新章节 :   第十三十五十一 更新时间 : 2021-04-16 19:30

作者作品
同类推荐
  • 天降巨富
    天降巨富

    作者 : 陆原居

    作为一个超级富二代装穷是一种什么体验?别拦着我,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 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作者 : 默语知秋

    杀手界的女罗刹,因为散步踢到酷似阿拉丁神灯的物件。抱着玩闹的心里一顿乱搓。 “让我成为女皇吧!” 醒来发现正在挨打,屁股后面还有一个小包子追着喊娘亲。 家徒四壁,漏风又漏雨。无意之中就回来的冰山男还赖着不走,一群极品亲戚总想着打秋风。 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区区贫穷让姐带你飞,打猎经商,修路造桥,研发科技。让现代的科技与电器都一一现身古代人家中。 改变一个时代,统治一个王朝。皇上见了也得惧怕三分。 南宫冥厚脸皮的凑过来:“娘子,我们生个小包子呗?” 洛轻舞无语望天:“说好的冰山呢?换魂了?。” 隐杀:“王爷,王妃又来电话啦!”

  • 顾七她只想种田
    顾七她只想种田

    作者 : 公子Z

    顾七重生了,可惜人品不佳,赶上渝州府六十年未见的旱灾。顾七身上没钱,肚里没粮,身后还跟着一拖油瓶。 漫漫逃荒路上且看贫门女顾七如何风生水起。

  •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作者 : 纳兰闲

    豪门陆家出了一桩笑话,养了十几年的千金,竟然是个假的! 真千金归位,所有人都等着看假千金的笑话! 想看这假千金做惯了豪门小姐,去到一个贫穷的家里,如何生存! 刚穿过来的霍杳表示,体验贫穷,很不错!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发生了偏差。 亲爸:女儿!这张黑卡无限额,拿去刷! 亲妈:乖杳杳!这些珠宝首饰,你要不喜欢,妈再叫人换一批! 霍杳:......说好的普通且贫穷呢? 投资公司CEO的大哥:小妹,来继承公司! 业内鬼才律师的二哥:谁敢诽谤我小妹,律师函问候! 国际天才医生的三哥:欺负我妹妹,问过我的手术刀了吗? 神秘顶流的四哥:我的妹妹,世界第一可爱! 霍杳:.....说好的好吃懒做,啃老废物呢? 顶级豪门大佬,默默换回了廉价衣服,开着小破车出现在她面前,“宝宝,我真表里如一,不信我们结个婚试试?” 知内情而不敢出声的众人心中大骂:tui!你装,你再装!

  •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作者 : 依然简单

    【军门宠文!双强双洁1V1,酸爽无虐,欢迎跳坑!】  制毒玩毒研究毒,这是她的兴趣加爱好。  救人杀人折磨人,却是她的优良与美德。  不错,她是一个大夫,现代语简称…医生!  有医德却无医心,瞧病纯纯属看心情。  一次受伤,天作之缘,让两个天南地北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人见面了。  再后来,当女人成为了一军之医之后……  ……  第一次见面。  “脱裤子。”女人俏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那地,丝毫无视男人那已经喷火的眼神。  “你说什么?”男人咬牙切齿,面色已彻底全黑。  “你们不是要治病吗?”清澈的双眸微抬,男人冷哼还未说话,扶着男人的俩二货却刹那间点头点的像是个拨浪鼓。  “老大,您别在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