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江湖勿忘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五章 江湖人走江湖路(13)_江湖勿忘-TinyMeng小说网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五章 江湖人走江湖路(13)

江湖勿忘 崔长青 5383 2021-11-24 23:27

  “什么?”王娇娇一脸不敢置信地指着脚下,“让我留在这里照看他们?”

  叶云生对她这激动的反应并不奇怪,平静地解释起来,“没有十天半月他们两人难以行动自如,尤其近两天身边端茶倒水难免,你若不留下来,难不成叫我那整日里醉醺醺的老友来做这些?”

  院子里,萧雨亭和李耀华已将坐骑行囊准备妥当,安静地候在原处。

  “不行!我要跟着你们,我来是受祖父所命,要赶去都城皇禁之内,协助你夺剑的!”后面半段话她说不下去,毕竟是一路同来的伙伴,若非去往开封的目的太过重要,在这里照顾伤重的张彪和关若男,她倒没有一丝介意。

  “你觉得那边比较重要,我明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只要我们这一路过去,被发现是早晚的,别人不难察觉我们身边少了两个人。”

  叶云生顿了顿,让王娇娇略作消化,接着说道:“要知道事情原由,也不会有多么困难。再从路上找过来,说不定就寻着了。让你留下看顾两人,你说该是不该?”

  说服王娇娇留下之后,三人又再匆匆上路。快马跑出村子,即将隐没在林间之际,叶云生回头望去……

  低矮的屋顶上,蹲着一道身影,目光触及,那人好似挥了挥手。

  “呵。”叶云生轻笑了一声,满心快意!

  三人一路快马,直穿颖阳,途中竟没有江湖人阻挠,半点意外也无。

  这天绕过登封,已是傍晚,准备找一处地方夜宿,明日再直入京畿道。

  李耀华对这一带不熟悉,自是跟着。叶云生多年不走江湖,也不知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借宿,本打算荒郊野岭随便对付一宿,却听萧雨亭提醒,五里外有一片倚山而建的堡寨。

  那寨子不问江湖事,也有客店酒家,却是不错的选择。

  当下三言两语就让萧雨亭带路。

  这一带是平原,荒草丛生,四下眺望,只有东边有隐约的山影,只余一点轮廓。

  红日低垂,天边却无红霞,乌黑的云,几乎把整片天空遮拦住了。

  萧雨亭也只是瞧着一个方向而去,后边的李耀华取水袋喝了两口,对叶云生说道:“就是有人真回头寻去,欲挟来张彪和关若男,那王娇娇怕是也应付不了。”

  “后边的路越发不好走了,我不想她把小命丢在路上。这种情况留下她,对王家对河东的江湖人,也都有一个交代。”

  “你对那位朋友很是信任。”

  “会选择去找两名重伤之人,必是投机取巧之辈……我相信此等小人,对我那老友来说,并不算是什么麻烦。”

  走了三里地,叶云生喊住萧雨亭,三人便在马背上,伫立在荒野中。

  远方半轮红日犹在地平线上,旷野一望无际。

  渐渐有马蹄声冲撞而来,杂乱,却因数量众多,反而变得有序。

  像连绵不断的雨。

  狂风骤雨!

  三人一动不动。

  皆因目前局势不明,静待观望才是上策。

  不一会儿,正面第一波人马冲至两百步,骑士俱都一身劲装,人数约有一百多人。

  左右两边的人马影影绰绰,难辨细微,声势比正面要壮上三分。

  片刻间,唯有后路风平浪静。

  可这个时候,叶云生三人却是不能调转马头往后跑。他们胯下之马赶了一天的路,经不住急赶,不出一里地就会被三路快马追上。

  到那时候,除非杀尽三路人马,不然哪里跑得掉?

  李耀华一脸凝重,徐徐问道:“来的都是什么人?”

  “当面是洛阳清风门。”萧雨亭说着,头一撇,看向左侧,“中原震天堂领头,提长棍数十人应该都是堂中的好手,别的小门小派,我倒只认得二三人。”她再看向右侧,“前面有走石帮的帮主,九剑门的门主,余者大抵跟左路相同。”

  仅仅正面洛阳清风门的百多人就不好对付,更勿论两侧的江湖好手。

  眼前的人马已是百步内,转瞬即至!

  叶云生喝到:“一起冲!”继而又低语道:“冲出去你们二人往西北边去。三日后开封相会!”

  话音刚落,他已绝尘而去。

  即便是天下间最快的骏马,也无法与一流的高手比拼速度。尤其是进退腾挪之间,如叶云生这等身手,对这种速度的分寸早已熟悉的如同刻在了骨子里。

  两边快马相冲,在旁人眼里或许疾风如箭,但在他的感官中,距离却是一点一点极为缓慢地缩短。

  左侧的那一群骑士,或许是出于小门派想一战功成的急切心理,几个江湖人脱离了队形,仗着河东马的脚力突然加速。

  正面已不过相距五十余步,叶云生却好整以暇地将挂在马鞍上的奈落宝剑取下,抖开包裹在外边的布条,一把旋细拧了,将宝剑绑在了背上。

  他用脚跟狠磕了一记马肚,接着飞身而起,反手自背后拔出奈落!

  左侧冲在最前面的一共六人。

  这六人来自一家叫做青刚门的小帮会,帮主与五名长老,也没带帮闲,主要是帮里的除了他们六人,别的人就三脚猫的本事,带出来还嫌丢人。

  这会儿盯着叶云生三骑,正想着留住一人,往后在江湖上也算是扬名了,朝堂里的大人们更是另眼相看,关照之处必不会少。

  念头来的突然,江湖人,拼命自是不怕,冲得急了,竟是最靠近那边三骑的……

  场上的形势,若是就这么按部就班的保持下去,他们六人会从侧边撞上对方,不说手到擒来,至少逮着一人围攻,只要把人逼下马来,还怕这人能飞走了?

  意外突如其来,甚至来不及多想,对面就有一人从马背上跃起——不是那种直直往上的跃,而是离开马背,不过两尺就横身折转,笔直向他们这边横飞过来。

  ——好像这人真的会飞似的,他先是跃起来反手拔出长剑,然后剑往下一挥,整个人被剑带着,破风而行!

  此情此景,别说这六个无名之辈,就算是洛阳清风门那边的一众高手,也是叹为观止,新奇之间,心中不觉生出一份凛凛!

  在青钢门后边十步之间的中原震天堂一众好手,约有四五十人,中间一骑高头大马,骑士一身黑色劲装,年有五十,披头散发,满脸络腮胡子,正是堂主杨超!

  此刻见状不好,他急忙高喊道:“速速分开!”

  但已是迟了!

  快马,快风,剑来的亦是快到极处!

  青钢门的掌门一只手握住刀柄,刀还未出鞘,脖子已被奈落切开了一半,血一下子喷洒在空中,形成了一片血雾,他人也一头栽倒马下。

  后边的人刀才出鞘,还没来得及挥出,就被奈落连胸带臂给斩了一大块去,惨嚎着吊在马背上,仍颠颠地向前冲。

  接连两次小角度变动剑尖的位置,叶云生的冲势稍缓,身子在半空中也有明显的下坠。

  到第三人的时候,已是面朝着对方的马首。经过前面两合,这人已有了准备,刀势劈出,一身功力连同快马冲力,已是不俗,薄薄的一柄剑,好似根本就无法相拼。

  叶云生自下而上斜刺过去,与劈下来的刀身磨出一溜火星,刀身下压,他却是拧动剑柄,长剑略横,从刀身上穿过去的剑身回转一勾,顺势压在刀背上。

  旁人只见他剑身在刀背后边,面前就是刀锋,好似整个人对着刀锋迎面撞了上去。

  这一刻,刀锋与叶云生的距离不过半臂……

  眼看他刹那间要被劈成两半,这点距离和时间,他还变招拧动剑身,整只长剑由横变直,剑锋掠过对方的咽喉,顺势剑身在刀身上一拍,缠在一起的刀剑即刻分开。

  他整个人连转数圈,与对方错身而过,且越转,他在半空中的位置就越高,后面的骑士挥刀却是不知该如何交手。只见叶云生携着细密的血雾,宛如随风而起,旋转中剑光乍现,空中好似开出一朵银光闪闪的花,花瓣在盛放中四散,后边青钢门剩余的三者接连跌落马下。

  最后这人,横刀在胸前,叶云生一剑连刀带人斩成两段,他自己却是后仰立在了空中,仿佛凌空虚渡,连踩数脚,倒飞回去,眨眼间已回到了自己的马身上空,脚踩马背。

  这一幕看得平原上无数人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甚至许多原本气势汹汹的骑士竟然不知不觉缓速停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