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正文卷 (大结局)第二百六十九章:落幕,最终章_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TinyMeng小说网

正文卷 (大结局)第二百六十九章:落幕,最终章

  警察厅,长官官房长室内。

  降谷正晃手中,拿着一个U盘。

  这时,他听见了有人轻轻叩门的声音。

  “请进。”

  说着,降谷正晃拉开了自己右手旁的抽屉,将U盘放了进去。

  开门后,青海川棠和神户裕哉二人,几乎是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突然怎么了?”

  不慌不忙地将抽屉推回去后,降谷正晃望向了来人。

  质问道:“你们两个都没经过我的允许,是不是有点失礼了?”

  “失礼了。”

  站在桌前后,二人不约而同地说着,然后向其鞠了一躬。

  坦白而言,这是青海川棠与降谷正晃的,第一次见面。

  已年过半百的降谷正晃,头发微微有些花白。

  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脸上的横**让他看上去并不算友善。

  眼前的男人,便是降谷零的父亲了。

  “山守议员的证言中,有关于降谷官房长的内容,我们不得不来确认一下。”青海川棠出声说到。

  “我很忙,长话短说吧。”

  见此,她也不兜圈子了。

  直言道:“是官房长你介绍山守议员,去ARC度假村的。这是真的吗?官房长你知道了他们非法融资的事,所以跟他们约定——”

  “作为不对此事立案的交换条件,允许你持续向经营ARC度假村的相关酒店,和娱乐机构,派遣离职后的警察公务员。是这样吗?”

  听后,降谷正晃拉了一下身上的西装,做出了一副不解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啊?”

  “为了得到警察厅长官的职位,安顿好离职官员,自然可以为你增加更多的胜算。你是打算为了自己的出人头地,而隐瞒政治家和企业的勾结吗?”

  “青海川。”说着,降谷正晃将手放在了桌面上,交叉在了一起。

  然后继续说道:“我明白你现在,想将功补过的心情。但是你作为原长官官房的公务员,怎么会相信这种话呢?”

  说着,还指了一下她,像是在谴责她的道听途说。

  “是有证据的。”神户裕哉看着他道:“山守说的。”

  “什么证据?”

  “山守说,有个U盘里有过去这十年间的,公务员派遣地名单列表。”

  待对方说完后,降谷正晃看着他道:“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在搜查他家时,应该早就查出来了。搜查结果中有吗?你说的那个U盘?”

  神户裕哉看了青海川棠一眼,回答道:“没有,还没找到。”

  “不可能找得到。”

  降谷正晃说完后,双手拍了一下桌子,严肃地望着二人道:“根本就不存在这种东西。”

  说完,他站起身来。

  又对着二人说道:“你们再这样侮辱我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你们搞清楚立场。”

  “但是......”

  青海川棠再正欲说些什么时,对方已下了逐客令。

  “走吧!”

  来回看了二人一眼后,降谷正晃又道:“我话已经说完了。”

  无奈,两人只好离开。

  ...

  “怎么样?”

  走廊上,神户裕哉向她询问到。

  “正如山守说的那样吧。官房长掌握了非法融资,所以让他们接受了向ARC度假村,派遣公务员的条件。”

  青海川棠回答着:“山守被绑架了,所以他也害怕调查。只要有所调查,派遣地的事就会被抖露出来。”

  神户裕哉赞同她的说法。

  “但是,证据的U盘从山守的事务所消失了。”

  这一点,让他很是不解。

  当然,青海川棠也有着与他同样的情绪。

  “肯定是被人拿走了。在搜查他家的同时,谁去了事务所?”

  话落,二人突然停了下来。

  对视了一眼后,看向了右侧的来人。

  “我的建议有帮到忙吗?”

  “丹沢,是你。”看着来人,神户裕哉将不满都写在了脸上。

  走到他们面前后,丹沢玄说道:“要言谢的话,就不必了。倒是我要谢谢你们。”

  “是你们俩说的,现在放弃还太早,不要轻言放弃。这话说得可真对。”

  丹沢玄说到最后时,露出了笑容,看上去有些得意。

  说完,他又继续说了一句“惟仁者宜在高位”。

  然后,转身离开。

  连背影,都充满了得意。

  “什么意思?”神户裕哉不解,只得向身旁的人询问其意。

  青海川棠解释道:“一个有仁者情怀的人,有仁者德性的人,才能处在这样一个管理者的位置。”

  这句话,出自《孟子·离娄上》。

  “他在说谁啊?”

  神户裕哉望着对方离去的地方,心里仍有一个疑惑,还为解开。

  ...

  “署长!”

  第二天一早,青海川棠正在继续盖章处理文件,北居之介和久原大聪二人,却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

  青海川棠将文件暂且放下后,抬头望向了二人。

  “这是今天出来的,警察厅的任命。”

  说完后,久原大聪将手上的任命书,递给了她。

  接过一看上面的内容,总结一句话就是——

  丹沢玄,被任命为警察厅警备局长。

  “这可以说是升职任命吧。”久原大聪说到。

  “丹沢审议官被观察审核,没被处分吗?”北居之介自然有这样的疑惑。

  可是有些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的。

  但如果真要通俗的说明的,那便是——

  利益。

  ...

  青海川棠站在警署的天台上,凝望着远方。

  “这样没关系吗?”

  她转身,看向了来人。

  只见西上成一双手插在口袋内,依然嘴里嚼着口香糖。

  然后来到了她的面前。

  “无视山守议员非法行为的降谷官房长,就这样逃过去了吗?”

  “你怎么看?”青海川棠反问到。

  “现在没有证据,确实也不能怎么样他。但是,我可没打算就这样算了。”

  闻言,青海川棠微微笑了一下。

  西上成一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般,说道:“是不是我把署长想说的,都说了?”

  青海川棠没有回答。

  只是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后,径直准备离开。

  “署长。”

  她并没停下脚步。

  西上成一望着青海川棠的背影,说道:“到时候一定要叫上我,你一个人可什么都干不了啊!”

  “听到了吧?”

  青海川棠仍是不答,甚至也没有停下脚步。

  只是,偷偷露出了笑容。

  信任啊......

  ...

  “真是的,真过分。丹沢这个家伙,利用我们自己往上爬。这场较量算打平手了吗?”

  警察厅附近的一处长椅上,神户裕哉坐在那儿,手上拿着一支烟。

  说完后,又自问自答道:“不,最后还是那家伙赢了。”

  “这可不是什么输赢的事吧?”

  青海川棠只觉得二人争输赢,像极了小孩子们争胜负一样,一定要分个高下。

  或是,分个你对我错。

  “我说过吧,这是公务员官僚之间的斗争。”

  神户裕哉将烟头熄灭后,看向她道:“话说有件事,我一直无法原谅你。”

  “什么事?”青海川棠顺着对方的话往下问到。

  “青海川,你要跟我道歉。”

  “为什么?”她有些好奇地问到。

  “你在就山守的时候,没有听我这个最高指挥官的命令,而是用了STS。”

  说这话时,神户裕哉并没有在看向她,像是再闹什么别扭般。

  “你还在在意这件事吗?”

  “如果失败了,你和我都完蛋了。但是我还是配合你这么做了。”

  青海川棠轻点了一下头,问道:“这还有什么问题吗?”

  “是因为警视总监一开始,就很反对使用STS。正是我在中间调解,才能相安无事。”

  “是这样啊......”

  神户裕哉又接着说道:“但我还是很坚定的跟警视总监室说,青海川署长的判断没错。”

  说完,他看向了青海川棠。

  “是我,以前那个善于懂察言观色的我,现在也为了你这个丫头,放弃了察言观色而行动了,然后一直帮助你的。”

  这番义正辞严后,神户裕哉道:“你明白了,就快跟我道个歉。”

  “我做的是对的,不可能道歉。”

  “什么?”

  合着他刚才说了这么多,当白说了?

  “但是,我很感谢你。”青海川棠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道了声“谢谢”。

  阳光正好,偶尔还能听见几声鸟鸣。

  “是这样的。”

  神户裕哉露出了笑容,“我就是想听你说这么一句。”

  说完,他站起身来,双手插在裤兜内。

  脖子上的那条红围巾,随风摆动着。

  “不管对手是官房长,还是其他谁,我是绝对不允许有隐瞒的。警察公务员就是武士,抵上性命也要坚持真相,这也是我的原则。”

  青海川棠抬头看向了他。

  只见对方,一脸坚定的模样。

  她笑了笑,说道:“如你所说。”

  但心里却道:神户前辈,抱歉......

  ...

  深夜。

  冰冷刺骨的寒意,让街上并没有什么行人。

  甚至车辆,也稀少得可怜。

  天气环境,再加上时间的缘故,这座城市倒闲得安静许多,没有往日的喧嚣

  青海川棠穿着黑色风衣,在街上行走着。

  因为天气着实太冷的缘故,让围着深蓝围巾的她,还是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双手放在口袋内,还是没能让冰凉的双手变得暖和起来。

  只是没有冻僵罢了。

  她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样的天气,固执地出来。

  是想要冷风,吹醒自己吗?

  一边走着,一边想着。

  就在不知不觉间,她已来到了天桥上。

  然后,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她碰巧遇见了一个人——

  他低着头,金发耸拉着,就站在天桥中央。

  双手都放在外面,甚至脖子上也没有围巾。

  但幸好,他并没有傻到穿得单薄,故意来受凉的地步。

  降谷正晃......降谷零......

  安室,安室透,降谷零......

  波本,降谷零......

  降谷,降谷零.......

  “降谷零——”

  她轻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彼此间沉默着,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又好像,都在等对方开口一般。

  很有默契的,就这样沉默着。

  就在他们沉默的同时,雪开始飘落。

  像是为了掩盖,这悲哀的邂逅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