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正文卷 636:赌上一切的半决赛!_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TinyMeng小说网

正文卷 636:赌上一切的半决赛!

  这场八进四淘汰赛的开场仪式上,G2韩援辅助Wadid还拿出了太极旗,用力一挥披到自己肩上,姿势就突出一个潇洒帅气。

  听到看台上韩国观众爆发出来的欢呼声,他脸上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

  对于Wadid和G2来说,身为欧洲赛区三号种子,能冲出小组赛进入八强,就已经算是成功了。

  之后迈出去的每一步,都是血赚。

  他觉得自己输给IG也芜所胃,所以才有恃无恐。

  轮到IG登场时,TheShy站在舞台上微阖双眼,神情严肃。

  这是他的首次世界赛之旅。

  也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姜承録绝对不会浪费。

  第一盘比赛,他掏出自己熟练度极高的杰斯,肉鸡选了卡牌给承録当波狗。

  Wunder上线就觉得不对劲。

  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上单,开局就打的异常凶悍,往自己脸上贴,诚挚的发出换血邀请。

  Wunder觉得身边有己方小兵,对拼起来不可能输,就操作着剑魔互砍起来。

  可Theshy普攻点一下打出破除双抗的被动效果,紧接着再跟Q【电能激荡】,技能取消普攻后摇的操作异常娴熟。

  而后他也不贪普攻,立马切换锤形态,借助加速效果侧挪一步躲掉剑魔Q【暗裔利刃】的同时跑到了草丛里。

  小兵此时刚刚抬手,结果还没攻击到杰斯,就已经丢失了目标,只能继续瞄准IG兵线。

  射出光弹的瞬间,TheShy用Q【苍穹之跃】从草丛中跳了出来,一榔头打出锤形态的额外魔法伤害。

  G2小兵再度转移仇恨,瞄准了杰斯。

  可由于之前小兵已经攻击过一次,没办法立马再度攻击。

  Wunder捅了一剑赐死剑气,紧接着预判杰斯会后退,使出了第二段暗裔利刃,企图用剑锋外沿命中姜承録。

  但杰斯偏偏停在原地,又敲了他一下,为此被小兵集火了一轮。

  在剑魔挥出第三段暗裔利刃时,他又向后退去,成功操作杰斯走出了剑锋中心位置。

  躲进草丛中,让G2小兵丢失了目标。

  这波换血,TheShy一共打了三次普攻,其中带有炮形态与锤形态的被动效果,以及两段Q技能,将剑魔血量压低到一半。

  而他仅仅吃到了一轮短线小兵集火和剑魔第三段Q的边缘伤害,总共也就掉了100血。

  Wunder头皮发麻。

  他觉得自己每一步都被TheShy给算到了,所有想法无处遁形。

  这上单是哪里来的怪物?!

  姜承録等自己的冷却转好,继续向前逼近。

  这次由于剑魔血量不高,只能向后退去,甚至被逼出了经验区。

  TheShy彻底掌控住线权之后,也不着急推线,而是慢悠悠囤积着小兵,准备一股脑推到G2塔下。

  由于Wunder漏了小兵经验,看架势,等炮车线到来姜承録升到三级时,剑魔也只有一级。

  到时候不用打野来,3级杰斯越塔打满伤害把剑魔换掉都是血赚,毕竟亚托克斯要亏损塔下的大量小兵。

  Wunder无奈之下只能摇人,把jankos叫上来。

  可宁王速三之后就来到上路反蹲,双方碰了个正着。

  Jankos猜到高振宁有可能反蹲,他压根就没想着抓杰斯,就打算掩护自家上单吃线。

  然而宁王来线上,肯定不愿意空手而归。

  现在他和姜承録之间的沟通基本就靠信号和简单中文用语,零星时候靠翻译鸡帮忙。

  这次高振宁在jankos的奥拉夫身上标了个击杀信号,二话不说直接踢了上去,E【钩索】搭中墙壁,二段墙返配合闪现,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踢晕!

  “同一时间,TheShy吃掉小兵升至三级,闪现QE歪门炮,开启W【超能电荷】之后切换锤形态敲了上去!”

  泽元在台上大吼。

  他如同老黄牛一般辛勤工作,昨天解说完RNG的五场比赛,今天又跑来解说IG,如今声音都有些嘶哑。

  但这并没有影响泽元语气中激动亢奋的情绪。

  杰斯与青钢影的输出全部灌在了三级的奥拉夫身上,jankos完全吃不住伤害,血量飞速下滑!

  这战斗爆发的毫无征兆,wunder都没想明白IG为什么要上来干架,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家打野已经吃了杰斯的加强炮,状态残到了极点,配合他这个一级剑魔根本没有任何反打能力。

  Jankos扭头就跑,可最后交出闪现也没能拯救他的性命,杰斯趁着他被青钢影红BUFF减速拖住的机会,上前点出了最后一发普攻,清空了他的血条。

  “双BUFF易主,TheShy这杰斯要起飞了!”

  Wunder做梦也想不到,摇了个打野上来保护自己,最后居然把双BUFF送给了对面。

  如果是短手的常规战士带双BUFF,那倒还算好解决。

  可TheShy玩的是杰斯!

  本来在上路就算手长的,而且前期相当费蓝,双BUFF完美契合,时不时偷点一下剑魔,wunder都有点受不了。

  而他上路日子不好过,还有人想要来踩上一脚。

  肉鸡的卡牌升到六级,开R【命运】直接飞上路,把wunder给越了,让他亏损了一大波小兵,人头还给姜承録拿到。

  11分钟时,TheShy借助宁王峡谷先锋的帮助,成功推掉了wunder的上路一血塔。

  导播给出了对位经济领先,TheShy的数据已经夸张到了极点。

  其中两颗人头价值700金币,一血塔600金币,外加压制的近30个补刀,让经济差距逼近2K大关。

  这完全没办法玩了。

  Wunder两眼迷离,神志不清。

  姜承録15分钟就做出了幽梦+幕刃的两件套,G2的烬还想开大招配合队友抓他,TheShy果断回头,一炮下去给他压低了一半血,把Hjarnan吓得魂飞魄散。

  最终,TheShy以9杀1死7助攻的战绩推平了G2基地。

  用时24分钟的比赛,TheShy打出了27777的伤害,分均输出破千。

  而Wunder输出仅为4397。

  伤害面板摆出来的时候,LPL赛事直播间里一片沸腾。

  【4396+1!】

  【7的意志无处不在,我真是服了】

  【打野位打4396我还能接受,毕竟大部分时间都在和野怪对拼,你一个上单就打这点伤害?】

  【不懂就问,黑厂长4396是单纯因为他伤害低吗?】

  话题越跑越偏,最后又绕到大猪仔仙人的身上去了。

  釜山会展中心的比赛现场,下台时阿P还乐观的哈哈大笑,拍着自家上单的肩膀嘲讽了两句。

  Wunder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

  他觉得这灾难般的一局比赛终于结束了,接下来可以好好打,还有为自己正名的机会。

  可是折磨才刚刚开始。

  姜承録第二局掏出了刀妹,利用娴熟的比翼双刃施放技巧,对线期频频换血成功,Wunder越打越怂,他尝试过许多种走位方式,但大多数情况下,依旧躲不掉对方的刀刃。

  这盘jankos着重照顾上路,TheShy却依托艾瑞莉娅的灵活属性,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主要是每次打野来之前,wunder的血量都被打残了,”昊恺笑嘻嘻说道,“根本没办法配合jankos进行Gank击杀!”

  宁王则把矛头对准了中路,青钢影配合肉鸡的加里奥,用连番控制给阿P好好上一课。

  十分钟抓死阿P三次,让瑞兹的发育无限延后。

  Perkz沉着脸不吭声。

  他上盘打完比赛还笑着调侃wunder。

  结果这局自己也遭重了。

  阿P决定摇打野过来帮帮忙。

  Jankos听到自家中单的请求,觉得自己就是个救火队员。

  上半区都快被IG的三个疯子给捅穿了。

  可他又不得不去帮忙,否则中路的劣势会越来越大。

  “Jankos来到中路成功帮阿P解围,”泽元循着导播的镜头望向上路,“可是TheShy又动手了!”

  艾瑞莉娅用Q在兵线中间来回穿梭,同时藏住了比翼双刃,将wunder晕在原地,利刃冲击顶上去再开大招【先锋之刃】,叠满被动疯狂劈砍。

  Wunder仓皇逃窜,可是刀妹再跟利刃冲击,顺利将其收掉。

  “TheShy完成了一波单杀!”泽元激动不已,昨天还在为RNG是否能够顺利晋级担忧不已,今天比赛属实是让他看爽了,“这就是个人实力的差距!”

  第二盘比赛的时长也很短。

  28分15秒。

  要不是IG五个人莽上头了团战失利一波,估计比赛都拖不到25分钟。

  最终人头比22:6,完全就是一边倒的碾压。

  这时候Wadid也不笑了。

  虽然可以接受失利,但也不能被人这么当人机打吧?

  他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头。

  第三盘比赛,TheShy拿出了剑魔。

  上来先送了个0/2,jankos这局玩了命的抓他,就是想阻拦姜承録的发育节奏。

  可按下葫芦浮起瓢,上路是解决了,可是肉鸡和下路的司马老贼又打开了局面。

  虽说吧花不算特别强力的ADC,但是功能性角色玩的都不错,而且炸弹人之类的法核也能拿的出来。

  而且G2这盘打野不照顾下路,宁王的赵信就开始帮他建立优势。

  等到15分钟时,G2再度落后了3.5K经济。

  不过Wadid心里却长舒一口气。

  好在能输的体面一点。

  他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卑微的要求。

  但TheShy不想满足他。

  姜承録就想发育,可对面总是拦着自己,还叫打野过来抓。

  他每死一次,就要漏掉不少经济,简直亏到家了。

  既然对线拿不到多余的金币来补足发育,那姜承録就将目标瞄准了团战。

  比赛进行到21分钟。

  IG率先开打火龙,G2前来围堵,先把宁王的赵信拦在龙坑里击杀掉,而后想要人多打人少,把团战开起来。

  只要能赢团,那就有可能拿下大龙!

  届时攻守逆转,G2说不定还真能从IG手中啃下一局!

  不光G2队员满怀希冀,就连欧洲赛区解说与观众也激动起来。

  这是绝佳的机会!

  “IG还要接团吗?”泽元诧异的声音传递到所有收看LPL官方直播的网友耳中,“TheShy冲上去了!”

  这给宁王看愣了。

  阵亡之后的他又摆脱了莽夫体质,变得无比冷静。

  “撤撤撤,别打,”他极力劝阻队友,“先走先走!”

  但TheShy没听懂。

  或者说,他是把‘先走’听成了‘先手’,一个劲儿的往前拱。

  G2没想到姜承録竟然在少人的情况下还往自己脸上冲。

  “就杀剑魔就杀剑魔!”

  阿P在队伍语音中大喊。

  亚托克斯重做之后没有复活,根本不用怕剑魔阵亡之后再站起来。

  G2执行力很强,听从指挥的话把技能往姜承録身上丢去。

  “TheShy被定住了,处境有点危险……”泽元目不转睛,盯着上帝视角的画面。

  姜承録有水银鞋,韧性帮他减免了控制时长,Q1命中自己身前的阿P,而后小身位向后撤。

  见G2众人还想追击,就回身给了个Q2,示意对面别追了。

  挥出第二段暗裔利刃,姜承録就继续往后跑,去和队友汇合。

  这让G2更加坚定了击杀他的想法。

  连输两盘的G2现在头脑已经不太清醒了,如今抓到救命稻草就想赶紧往上爬,况且团战机会转瞬即逝,他们也来不及思考太多。

  五个人一股脑往前冲!

  只要能留住TheShy,IG剩余的三个人绝对无法阻拦他们捕获纳什男爵!

  可就在此时,剑魔用尽全身力气,砸出了第三段暗裔利刃!

  Wadid心中警铃大作。

  “快拉开!”

  但为时已晚。

  已经开启大灭的亚托克斯双翼一挥,E【暗影冲决】朝着G2阵型冲去。

  暗裔利刃重重落下!

  G2四个人位于剑锋的中心位置,全部被击飞到半空中!

  “我的老天!”泽元破音了,“这是什么操作?!”

  只是一瞬间,TheShy就打出了超过2000点的伤害!

  他幽梦的破甲效果摆在这里,专门打脆皮,G2四个人根本扛不住,血量通通变残。

  在现场掀起的如潮惊呼声中,IG剩余队员在剑魔的带领下开始追击!

  击杀对手一人之后,大灭刷新起来,霸天剑魔浴血奋战,血量越打越多!

  “他怎么这么猛啊?”宁王想不明白。

  G2也被搞晕了。

  他们冥思苦想,也没搞明白TheShy的脑回路,凭什么敢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反打。

  直播间内更是瞬间爆炸。

  【歪日,这是什么玩意?!】

  【好狠的剑!】

  【这是0/2的剑魔能打出来的操作?】

  【名场面来咯,G2真是老倒霉蛋了】

  【我记得去年季中赛被燃哥黄鸡一推N的就是G2吧,这队伍经典背景板】

  “LPL在这两天的八强赛中,都用剑魔打出了不俗表现!”泽元声音急促高亢,“前有燃哥Q闪预判欧成闪现,Letme选取出来也发挥优秀,TheShy更是制造了天神下凡般的名场面!”

  这一剑算是把G2最后的那点心气给打没了。

  Wadid面色很差,他如今只想赶紧结束这场八强赛。

  这个要求TheShy还是可以答应的。

  IG打完小龙坑的团战,回去收下纳什男爵,一鼓作气推上了对方的高地。

  TheShy再度开启达咩,把G2的一堆控制都骗了出去,而后肉鸡和宁王进场,司马老贼在后面收割,成功打出一波团灭!

  “恭喜IG!”泽元大声喝道,“三比零横扫G2,闯入半决赛!”

  他难掩语气中的欣喜之情。

  今天这场BO5,比赛总用时也就80分钟左右,这意味着泽元可以提前下班。

  “他们犹如出鞘的宝剑一般,锐利至极,在世界赛上锋芒毕露!”

  欧洲解说席上气氛压抑。

  和wadid一样,他们对G2的失利有所准备。

  但被这么单方面殴打,就难以接受了。

  老鼠台的聊天频道人满为患。

  【这就是EU的水平吗?我想啸啊!】

  【小组赛打完,EU观众还说八强有三个欧洲队,而北美队只有一个,现在呢?】

  【现在TL就是欧美最后的希望!】

  【三个欧洲队被三个LPL队伍全部送走,笑嘻了兄弟盟】

  【我宣布NA>EU!】

  北美人也没高兴多久。

  一刻钟之后,KT对阵液体的比赛正式拉开了帷幕。

  整场比赛,银河战舰KT三路开花,把TL打的晕头转向,毫无还手之力。

  同样用时80分钟,算上BP与场间休息,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TL便败下阵来。

  和G2打IG的感觉一样。

  就是每条路都打不赢,硬实力差距太大,靠小伎俩根本赢不了。

  最后推平液体队基地之后,KT五个人相拥在一起,激动的庆祝起来。

  虽说TL这支队伍不算很强,但KT赢下比赛的意义却与众不同。

  首先是……戴先生时隔四年之后,再度进入世界赛四强。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KT是目前LCK代表队中仅存的独苗,身为东道主,如果四强连一支韩国队伍都没有的话,那就是在打LCK的脸。

  打进四强之后,只要再战胜IG,就可以闯入仁川决赛。

  这对从小组赛开始就几近绝望的韩国观众来说,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林燃在酒店里看完了这两场半决赛。

  今天YM放假一天。

  实在没办法。

  现在他们不可能找同区的RNG打训练赛,毕竟这是自己接下来半决赛的对手,谁也不希望泄露战术与思路。

  下半区的IG和KT都在釜山会展中心比赛。

  红米也只能让他们暂且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准备接下来的比赛。

  同房间的蒜头王八还在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箱,明天他们就将启程前往半决赛的举办地光州。

  “今天晚上咱们点份炸鸡吃怎么样?”小兲把短袖队服叠好丢进了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询问道。

  林燃一开始还想吃海鲜的,但转念一想,觉得吃生冷食物有可能会闹肚子,影响接下来的赛程,便同意了小兲的提议。

  去找红米帮忙,点了一大堆炸鸡、泡面和糖醋肉之后,刚回到房间打算眯一会儿,就听到房门被敲响。

  “哪位?”林燃透过猫眼望向门外。

  发现是两位老熟人。

  Caps和Perkz。

  他打开门的时候,小帽立马露出了憨豆先生般的笑容。

  “燃锅我们是来和你道别的。”

  明天晋级半决赛的四支队伍都将赶往光州,而被淘汰的战队就只能各回各家。

  “终于能回克罗地亚了,好舒服……”阿P不愧为欧洲乐观族长,看起来已经从失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有说有笑的和林燃与小帽聊着天。

  “那我要说些什么,祝你们一路顺风?”林燃笑了起来。

  阿P捅了他一下,示意林燃跟自己出来。

  林燃感觉莫名其妙,不过还是乖乖跟了出去。

  三人去楼下咖啡馆里找了个偏僻点的安静位置。

  阿P东张西望,确定没有人在关注自己,方才凑到林燃身边小声开口:

  “如果你今年夺冠,那就是三冠王嘛……”

  林燃连连摆手,“你可别替我贷款,这才半决赛,离夺冠还早着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阿P声音低沉,偷偷摸摸说道,“那你功成名就之后,有没有兴趣来G2?”

  林燃嘴角噙着的笑容逐渐消失,“你这是违反规定。”

  按照拳头的规则,选手在合同期未满之前,是不能讨论这种内容的,涉及违规招募。

  “嗨,别紧张别紧张,就随便聊聊嘛,不当真的。”阿P咧开嘴角,看起来一点也不慌,估计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林燃目光在傻笑的小帽和淡定的阿P之间游荡。

  要不是Caps笑得实在太傻,他都怀疑这是两个中单挖下的大坑,就等着他往里跳了。

  不过他也没有开口,警惕有可能出现的陷阱。

  阿P知道林燃在顾忌什么,先行开口说道,“Caps明年想来G2,如果你也能来的话,那就太好了,我们三个人凑到一起,说不定还能夺冠。”

  “而且欧洲这边工作压力很低的,我知道你们LPL,一天训练14个小时……”他说起这个就得意起来,“我们不加班的,除了训练赛和一点排位赛要求,其余时间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wunder你知道的吧,他就喜欢玩魔兽,我们不管的。”

  林燃满头黑线,看着阿P滔滔不绝的继续往下说,“虽说我们平时训练强度不大,但到了世界赛,版本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们欧洲的教练和分析师,论水平可一点都不差!”

  他很是自豪,一旁的Caps也帮腔点头。

  林燃都不知道这俩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情,以至于被淘汰后的当天就决定下赛季勾搭到一起。

  “不用担心分路问题,你来G2继续打中单,我和Caps走下路,绝对没问题!”

  阿P拍拍自己的胸肌,“我们到时候还可以临场摇摆,三个人都可以打中单,对面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谁。”

  他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wunder、jankos、Ran、Caps和Perkz,兄弟,我们拥有了一艘银河战舰!”

  通过这次世界赛,阿P明显察觉到下路硬实力不太行,他决定给G2来一波换血。

  如果阿P预想中的阵容能成型,那确实在全球范围内都颇具竞争力。

  他见林燃还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连忙补充道,“薪资水平绝对可以给到最高,我刚才和老板商量了一下,大概可以给到这个数……”

  他伸出两只手,比了一个数字。

  合同确实很大。

  比林燃此前三年的总工资还要高。

  “到时候再说吧。”林燃没有应下来。

  阿P大饼画的确实不错。

  按他所说,自己去G2可以获得充分的休息时间,能拿到不菲的薪资,还有四个实力不错的队友。

  而且jankos之类的性格都还不错,同队的话估计也不会闹出什么矛盾。

  可是这对于林燃来说,都不是首要的。

  冠军他拿到手软。

  钱对于他来说确实重要,但优先级不会太高——这三年职业已经为他攒下了不少家底,起码不愁下半辈子的生计。

  至于团队氛围什么的……

  他留在YM不也是一样的?

  熟悉的工作环境和赛训部成员,还不用跑到异国他乡去。

  阿P的提议听起来很诱惑,但仔细一想,就没什么吸引力了。

  林燃打完今年,要么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要么就干脆陪女友出去读书。

  等老爸退休后就回苏州老家,照顾老人,安安稳稳的过清闲日子。

  怎么想也不会去欧洲。

  阿P听到林燃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招募,还有些失落。

  “好吧好吧,你先把今年的世界赛冠军拿下来再说,换位思考的话,现在确实没心情去决定下赛季的去向,我有点操之过急了……”

  Perkz语气中夹杂了几分歉意,“只是你成为自由人之后肯定会很抢手,我提前说也是想让你多考虑一下G2。”

  就算林燃没有成为三冠王,也不会过多影响他的身价,既有的荣誉已经让他坐稳联盟第一人的宝座。

  可以预想的到,今年休赛期将要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林燃喝了杯柠檬水,起身的时候发现阿P提前把账结了,也只能无奈答应等回来全明星赛的时候请他吃顿饭。

  “你们一定能进决赛,这我可以保证,”Perkz临走前还信誓旦旦,“RNG水平真不行,要不是我们小组赛出了点纰漏,B组第一说不定就是我们的了……”

  他难得叹了口气,稍显惆怅。

  如果八强碰到的不是IG,他们说不定还能晋级四强。

  到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能说蝴蝶效应的影响太大。

  第二天,林燃跟随YM的其他队友,乘坐大巴车前往二百多公里外的光州。

  林燃抛下一切思绪,专心致志投入到日常训练和拳头拍摄中。

  时间飞逝,眨眼间就来到了10月27日。

  光州女子大学体育馆。

  这里曾经是2015年大学生运动会的举办场馆之一,场地绝对算不上小。

  如今人满为患。

  韩国观众虽然也不少,但更显眼的是手持YM与RNG各式应援物的国内观众。

  有的是当地留学生,还有从国内飞来专门为了看这一场半决赛的。

  这场比赛的噱头也很简单。

  LPL赛区四年之后,再度在世界赛出现内战对决!

  YM如今名声在外,能吸引到的国外网友也不少。

  对于林燃和其他YM队员来说,这是此生仅有的机会。

  实现三连冠的契机只有这一次,容不得半点失误。

  赌上一切的半决赛,即将开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